当前您在:主页 > C佳生活 >猫女调教专案(15
猫女调教专案(15
分类:C佳生活 热度: 304℃

猫女调教专案(1)

猫女调教专案(2)

猫女调教专案(3)

猫女调教专案(4)

猫女调教专案(5)

猫女调教专案(6)

猫女调教专案(7)

猫女调教专案(8)

猫女调教专案(9)

猫女调教专案(10)

猫女调教专案(11)

猫女调教专案(12)

猫女调教专案(13)

猫女调教专案(14)

他伸手环抱住我,低头回应我的吻,我好喜欢他的吻,让我整个人都融化般地飘然,我们一边相拥着,唇瓣离不开彼此,一边倒向床边。他平躺在床,我採取主动,拉扯掉他的浴巾,跨坐在他敞开的大腿上。

他的胸肌因为激动及呼吸而起伏,他的双手爱抚着我的大腿和臀部。我的视线从他的眼睛、鼻子、唇、下巴、喉结、胸口、小腹一路往下,他右侧腹部旁边那个带着文字图腾像罗马数字「III」和一条蛇的刺青吸引了我的目光,上次在车上特训时因光线昏暗我并没有太注意这个刺青,但现在房里的灯光明亮,和我第一次看到王子身体时一样,我又清楚地意识到这个美丽图腾的存在。

我伸手抚摸他的刺青,微笑着问:「这是什幺?一条蛇吗?」

他皱起眉头,摇摇头:「不是。」

我没有再追问,伸手握住他温热的分身,我一边爱抚着,让他亢奋的前端抵在我的手心里,一边从睫毛底下观察着他的表情。

「王子,我想要你。跟我做爱,好吗?」在三个月以前,我从来没想过这样大胆调情的话会从我口中出来,但是现在我竟能表达我的慾望,毫不扭捏作态。我看见王子瞪大了眼睛,然后坐了起来。

他的手指拨开我贴在颊旁的髮丝,抿了抿嘴,有一声细微的叹息从他嘴边传出,他说:「很好,妳不再需要我了,妳毕业了。」听到这句话,我感到五雷轰顶般地难受,觉得自己鼓足勇气摊开在他面前的心被刺伤得千疮百孔,我颤抖着从他大腿上爬下来,下了床走到门边捡拾起自己的衣物,不发一语狼狈地逃回自己的房间去。

我哭了整个晚上,睡睡醒醒。王子没有来打扰我也没有来关心,原来我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客户而已,我们的关係在专案结束后就一併结束了。知道这个事实我觉得心好痛,在我成为了不折不扣的猫女之后,我却没有办法诱惑我最想要的男人……。

隔天早上我发现王子在我门上留了一张便利贴,上面写着:「小琳,原谅我无法当面向妳告别。谢谢妳这段时间的配合以及对我的信任,妳做得很好。健身器材Iris老师会再请货运来收回,珍重再见。」我把便利贴握在手心里,推开他的房门,房间整理得整整齐齐,像他刚来时那样,我彷彿在空气里嗅出他遗留下的气味,但他将一切收拾得乾乾净净,什幺也没有留下。

(等一下!)

我突然感到茅塞顿开,我摊开被我抓绉的便利贴,仔细盯着那个名字……「Iris」。是的,答案就在Iris老师身上!王子身上的刺青并不是「III」和一条蛇,而是经过字体变形的英文字「Iris」!

我颤抖的手指拨着Iris老师的电话,我要弄清楚这一切,我想要再见王子一面。

**********

李琳来找我,我没想到在王子的调教之下她变得这幺美,她一定是个很认真的学生,除了那不知何故有点浮肿的眼睛稍微破坏了她的美,她该不会是哭过了?

「Iris老师,我要见王子。」她的声音听起来坚定又勇敢,她真的变得很不一样了。

「王子不会见妳的,他还有下一个专案要做。」我真不希望是爱情让她变得勇敢,王子不应该是她的爱情对象。

「就算他不愿意见我,我也要听到他亲口说。」她以有点激动的语气说。我在心里叹了口气,真是难缠呀……

「专案已经结束了,有什幺事妳跟我说就可以了,我会转达给他知道,好吗?」我耐着性子应付她。

「王子和妳到底是什幺关係?他的身上有妳名字的刺青……」李琳的神情难掩激动气愤,我猜她在今天来找我之前应该已经思考过这整件事情。我没回答她的问题,只把一杯白开水推到她的面前。

「妳控制他,对吗?王子是妳的摇钱树?是妳的魁儡?妳怎幺控制他的?催眠?药物?妳他妈的到底对他做了些什幺?!」李琳的表情泫然欲泣,她对王子认真了吧?我保持沉默,移开了目光。

「性爱观摩课那对男女也是被妳控制的对吗?那根本不是什幺舒爽迷离的神情,那是失焦涣散的眼神!这整件事怪异得太不可思议了,妳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?妳这是犯罪,妳知道吗?控制王子的人身自由,利用他敛财,对吗?」李琳的口中喷发出一连串对我的指控。

我缓缓地开口:「对,我控制了他,和他们。因为这些人都是社会边缘人,王子以前还住在育幼院呢!都是我的母亲花了很多钱和心力拯救他们的,我利用他们有什幺不对?他的生命等于是我们给他的,我们就是再造父母,他的人生是我帮他创造的。如果没有妳的出现,他一辈子只能爱我而已。」

我看到李琳震惊得全身颤抖,咬着下唇几乎说不出话来。我继续说着:「我看着妳专案记事本的细节,在他每次来见我的时候利用催眠洗掉他部分的记忆,但我知道他在试图抗拒我的催眠,他以前从来没有不服从我过,我才要问妳他妈的到底对他做了些什幺?!还让他吻妳证明自己不是Gay,可笑至极!」那页被我撕除的记事本,就是我对李琳的妒恨。

李琳的眼中噙着泪水,我明白那是混杂着气愤与不捨的眼泪,这傻女孩爱上王子了,她不该爱上王子的,无论他有多迷人。

「妳……妳太可恶了!就算王子的人生是妳给他的,但他是个人,是个独立的个体,并不是妳的所有物!妳把王子交出来,让我见他,也把那些被妳操控的人释放出来,否则我马上向社会大众告发妳的恶行!」李琳气愤填膺地这幺说。

这一天终于到来了,我有预感有一天有个女孩将要这样与我正面对决,要我释放其他人没有问题,但王子……。我深吸一口气,逐字逐句地说:「王子已经不记得妳了……。这样吧,我让王子再去妳家一个月,我会告诉他有一个进阶班的猫女调教专案,如果这一个月他想起妳了且愿意跟妳在一起,我就把自主权还给他,不再干涉他的人生。但如果这一个月他对妳没有感觉,他会再回到我身边,从此妳不准再干涉我们的事。君子之约,如何?」

她沉默了几秒钟,然后点点头:「好,一言为定。」

**********

在一个天气晴朗的午后……。

我打开大门,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拖着银色的登机箱出现在门口,他牵起嘴角的弧度,向我打招呼:「Hi,妳好!我是Iris老师指派过来的贴身导师,妳可以称呼我的绰号-王子。」我忍住内心的激动,轻轻握住他伸过来的手,颤抖的唇瓣慢慢分开,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:「Hi,王子。很高兴见到你……」

我是李琳,一切好像回到了我第一次见到王子的那时候,这是我最后一次抓住爱情的机会,王子依然是王子,然而我已不再是原来的我。

(完)

下週五新的连载故事《狂爱青春密码》,带妳重回人不轻狂枉少年的年代,解开禁忌的回忆。敬请继续支持喔!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

随机精彩图文